卡司11选5

                                                            来源:卡司11选5
                                                            发稿时间:2020-08-11 02:58:47

                                                            首先是言论自由。TikTok上的内容虽然参差不齐,但那是一个开放和自由的平台——这也是它与不少其他社交媒体应用有差异的地方。TikTok上自然会有靠嘲讽特朗普吸粉以及搅乱特朗普集会的人,但特朗普政府若是封杀TikTok,实质上是对美国言论自由赤裸裸的挑战,至少是在因特网上。任何互联网公司都可能因为拥有用户信息被认定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被封禁——特朗普之前不是已经想对推特动手了么。

                                                            脸书负责人扎克伯格去年11月与特朗普共进晚餐时究竟聊了什么,有没有双方默认的交易我们不得而知,可很显然扎克伯格已经为特朗普在其平台做政治广告(有的时候甚至是传播不实内容)提供了便利,而特朗普如果要禁TikTok,最大的受益者显然也是脸书,因为脸书旗下的类TikTok平台Reels即将推出。以行政命令帮助大公司更方便地进行垄断,可谓是鲜明的反市场行为。

                                                            第三层压力来自于特朗普自身。

                                                            第二个受到冲击的价值是自由市场。脸书在相继吃掉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已经成为了相关领域在美的霸主(至少是之一),却并没能摧毁TikTok,因为TikTok成功找到了切入点,且比脸书要超前。

                                                            而在美国人看来,2016年大选中俄罗斯可以影响选举助特朗普上台,这让两党各自都十分焦虑。到了今年,这样的焦虑有增无减:民主党人觉得中国公司会帮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给中国留出了大片的国际战略空间;共和党人则觉得中国公司肯定会帮助拜登,因为拜登可能会结束贸易战,至少让双边关系冷却至奥巴马时期的状态。

                                                            上述传言称,此次更新协议发布日期为2020年8月1日,生效日期为2020年10月1日。协议条款中称:“对于因超出微软合理控制范围的情况(例如,劳资纠纷、不可抗力、战争或恐怖主义行为、恶意破坏、意外事故或遵守任何适用法律或政府命令)而导致微软无法履行或延迟履行其义务,微软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或义务。微软将尽最大努力降低这些事件的影响,并履行未受影响的义务。”

                                                            近日有网络传言称,微软更新了其服务协议,根据该协议,如果美国政府要求微软断供中国市场,微软不但会遵守,而且不会做出任何补偿。

                                                            特朗普想打压TikTok和打压华为的逻辑并不完全一样。打压华为是因为居然有中国公司技术比美国先进,影响“美国第一”的文化正当性。打压TikTok则纯粹是报私仇,因为几周前特朗普竞选季开始时,第一场在途尔萨的大型集会被一众通过TikTok联络的韩粉给搅了局。他们纷纷注册造成准备参加的假象,却不去现场,造成现场大量空座,搞得特朗普这个很要面子的人十分难堪。他花不起打压韩国的政治资本,遂想要弄死TikTok这个中国控制的公司。而听说特朗普要搞TikTok,纳瓦罗便趁火打劫,说把微信也一起搞了吧,听说它很厉害。

                                                            特朗普对TikTok的威胁看似是对一个中国公司的挑战,但其根本上是对美国价值观的挑战,也是检验美国一直推崇的价值是否真的经得起考验的时刻。

                                                            美国版服务协议中没有这句话。特朗普政府通过行政命令给中国公司拥有的社交媒体下最后通牒很令人揪心。但要涉险过关,就必须了解美国为什么要打压微信、TikTok,相关的动机又都是从何而来的,然后有章法地去各个击破。笔者主要溯源分别来自立法体系、行政体系和总统个人三个不同方面的动机来浅述事情的起因,并试图抛砖引玉提供针对每一个主体的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