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十分

                                                  来源:快乐十分
                                                  发稿时间:2020-08-10 14:27:55

                                                  特朗普想打压TikTok和打压华为的逻辑并不完全一样。打压华为是因为居然有中国公司技术比美国先进,影响“美国第一”的文化正当性。打压TikTok则纯粹是报私仇,因为几周前特朗普竞选季开始时,第一场在途尔萨的大型集会被一众通过TikTok联络的韩粉给搅了局。他们纷纷注册造成准备参加的假象,却不去现场,造成现场大量空座,搞得特朗普这个很要面子的人十分难堪。他花不起打压韩国的政治资本,遂想要弄死TikTok这个中国控制的公司。而听说特朗普要搞TikTok,纳瓦罗便趁火打劫,说把微信也一起搞了吧,听说它很厉害。

                                                  对美国国会来说,TikTok和微信带来的是潜在的风险。

                                                  而在美国人看来,2016年大选中俄罗斯可以影响选举助特朗普上台,这让两党各自都十分焦虑。到了今年,这样的焦虑有增无减:民主党人觉得中国公司会帮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给中国留出了大片的国际战略空间;共和党人则觉得中国公司肯定会帮助拜登,因为拜登可能会结束贸易战,至少让双边关系冷却至奥巴马时期的状态。

                                                  第二个受到冲击的价值是自由市场。脸书在相继吃掉了Instagram和Whatsapp之后已经成为了相关领域在美的霸主(至少是之一),却并没能摧毁TikTok,因为TikTok成功找到了切入点,且比脸书要超前。

                                                  第三层压力来自于特朗普自身。

                                                  彭博社表示,美国的制裁令禁止银行与受处罚的个人开展业务;但遵守该命令可能会使银行违反香港国安法。该法律明确规定,不得对香港和中国内地实施制裁或采取其他敌对行动。

                                                  当地时间7月31日,特朗普声称可能会禁止TikTok(观察者网视频截图)

                                                  也就是说,美国自己的相关部门及有直接合作的承包商一直都在做这样偷鸡摸狗的勾当,他们觉得中国公司如果可以这么做却不这么做是不正常的。比如CIA的分析师们日前就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通过手机应用程序进入智能手机中获取了用户信息,但他们仍觉得这“很有可能”。

                                                  就美国的行政体系而言,TikTok和微信很难去改变相关部门人士的观念,尤其是他们自己每天从事的就是他们指责TikTok和微信潜在可以做的那些事。但这显然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字节跳动和腾讯都应该有充足的资金雇好的律师,去起诉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尤其对TikTok来说,作为一家注册在美国的公司,显然应当受到美国宪法的保护。言论自由和市场自由可以放弃,但美国是否会为了这事儿毁坏法制制度?

                                                  对于花旗、渣打两家银行的做法,港媒援引香港行会成员叶刘淑仪的话称,银行这种做法不足为奇,“相信被制裁官员都心里有数”。她说,即使在美国宣布制裁前,美国银行对处理高知名度政治人物的账户都很审慎。